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教育故事 >
发表日期:2017-07-10 编辑:admin 有位读者读过此文
我最爱的永远的小木屋

前几天,路过白地街,就想着进去看看正在维修中的“陈氏故居”,我一直以为这陈家是陈果夫陈立夫家,没想到门口写着“陈英士故居”,陈英士是革命人士,城南郊还有他的墓。走进去,想找我住过的那个7平米的小木屋,但哪里还有它的踪迹,里面层层叠叠,回廊天井,雕窗漆柱,跟南浔的老宅没怎么两样,一种莫名的陌生感和沧桑感。

我的青春,我的家,就这样,被一个莫名奇妙的英雄“霸占”了。曾几何时,在这个老宅里,我的青春,我的梦,我在附小的成长,都在这里留驻。曾经,我是那么讨厌它,因为在我们最需要秘密和私人空间的时候,老宅没有给我们留下。在这个两进四合院老宅里,住着附小10多个老老少少的住户,厨房都在下面,进门是一条只容一人进出的窄道,道口还住着教体育的林老师一家,好象传达室。所以平时,谁带朋友进来,谁家做什么饭菜,都一目了然。房间里动作稍大些,整幢楼好象都在震动。

可是,如今,我们一个个附小的“外来妹”都从这里嫁出去了,临嫁前,我们的房间会从小间搬到那间稍大些的朝南间住上一阵子,好象那间房成了我们的备嫁间。董、龚、周、我,都是从这间屋嫁出去的。后来几年,当最后一个附小“外来妹”——小郭也出嫁后,我们便不再光顾这间木结构老宅了,听说后来几年曾租给几个民工居住。

可是,我们几个附小的“外来妹”,我想每一个都会对它留有深深的记忆:忘不了好多次,远方的好友来湖,我都会在小木屋里煮稀饭招待,乔、封,钱等,都是这里的常客。还有我的那些文友,留下过多少诗意:“我们吃下的瓜子壳是不能扫的,是种子哦,要让它发芽,下次还来吃噢!”呵呵,重庆“阿长”的俏皮话至今记忆犹新。

这个小屋,也见证了我的成长。我的床由最初的竹榻到后来的西式大床到后来因为嫌大改成钢丝床,房间里的书橱由床的一半到竹制的小书橱,在经营这个小家的过程中,我慢慢长大,逐渐了解了生活的内涵。

一直以为,这个小木屋会一直古朴地存在,一直以为,我们青春的印记永远不会消失,可是今天,当附小搬到遥远的市郊,我亲爱的母校,这个我成长的摇篮,我的精神家园已夷为平地,这幢古老的附小宿舍楼,也以另一种方式从我们的眼前消失。这个莫名其妙的“陈英士”进驻了我们的家,我们的家已是面目全非,那么古朴厚重,它的气派和繁华让我们如此陌生,于是,我们的家,也彻底地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除了悲伧,除了感到莫名的滑稽,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生活,就这样,后面的侵蚀前面的,永远覆盖,永远覆盖,不给多情的人留一些纪念的元素。谁占了我们的家?我欲怅然向谁发问?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7-2012 耀华小学

秦皇岛市海港区耀华小学网站 冀ICP备11006792号
页面执行时间:172.36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