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教育故事 >
发表日期:2017-07-10 编辑:admin 有位读者读过此文
我的课堂教学创作灵感之源

心弦被轻轻拨动的那一刻

——我的课堂创作灵感之源

 

每种艺术样式都有自己独特的抒情方式:舞蹈家用形体抒情,音乐家用歌声抒情,画家用画抒情,我是老师,我则用我的课抒情。近几年,上了各式各样的公开课,姑且把它们称之为“舞台课”,在打磨一节节“舞台课”的过程中,我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心弦如何被一次次轻轻拨响……

 

为那个不可一世的朝代自豪

——我教《秦始皇兵马俑》

1999年,我最好的朋友顾从遥远的西安给我带回了一个兵马俑塑像。望着这个沾着黄泥的仿真塑像,我的思绪飘向了远方,飘向了远古:西安,这个埋葬着那个不可一世的暴君——秦始皇的城市,带给我多少向往。几千年前,这个历史上第一个被称为“皇”的人,凭着他威镇四海、勇往直前的气魄,横扫六合、一统天下,创造了一个多么辉煌的朝代。那个时候,霸气的美国,对我们来说,还是遥远的蛮荒……想到这些,怎能不令人热血沸腾、自豪无比。于是,便有了想把这份自豪传递给的冲动,于是便决定上《秦始皇兵马俑》。在课的设计过程中,我通过合作学习第三自然段描写军阵的,让学生体会兵马俑军阵的威武雄壮,通过课内外融通的形式体会兵马俑神态的栩栩如生,从中让学生感受秦始皇兵马俑真不愧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有了这份情感的积淀,加上在当时还非常“新潮”的合作学习、课外促课内等理念的渗透,课堂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可以说,这个课,在当地风靡了许多年。这,要归功于那个小塑像,是它,引发了我的创作灵感。

 

淡淡忧郁  绵绵多情

——我教《去年的树》

2000年,我上了《去年的树》一课。《去年的树》一文,最早出现在我们浙教版的教材中,当时,浙江省小语会会长沈大安先生向我推荐了这个文本,说很适合我上。在对教材的钻研过程中,我一下子被文中弥漫的“淡雅的忧伤,真挚的无奈”的情怀打动了。鸟与树间的这份绵绵之情触到了我灵魂深处最脆弱的部分。我为他们间的友情感动,为大树的无私奉献感动,为小鸟的诚信感动,同时,也为环保问题担忧。有了自己对文本解读后多元化的感悟,设计课时便有了目标和底气。我把“对话”作为本课设计的主要理念贯穿课的始末,通过几个层次的设计,体现对话方式多样化,对话主题深刻化,对话结果多元化。采用点面结合,以一元带多元的方式,引导学生从文中读出多种主题。此课设计好后,在一个省级活动中初次执教,获得很大成功。很多老师评价:绵绵之情,很是动人,达到了人课合一的境界。后来,当它入选人教版实验教材后,又为人教社拍了录象课,也获得一致好评。这个课的成功,是因为文本本身牵动了我的情感,我找到了跟我性格、气质最契合的题材,所以才能“上出自己”。

 

心里堵得慌

——我教《卢沟桥的狮子》

2001年在北京参加全国骨干培训班学习,在首都待了三个月,该去的地方都去了,在最后的答辩结束后,去了城外的卢沟桥。当时是秋季,卢沟桥周边是开阔的原野,桥下的“卢沟”里已干涸无水,天苍苍,野茫茫,卢沟桥依旧,桥上的石狮子依旧,桥头的小商小贩依旧在从容地出售着各具形态的工艺品小狮子……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平静得令人心慌。站在桥头,抚摸着那一尊尊饱经沧桑的石狮子,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仿佛听到了这些披着八百多年风尘的狮子在述说着什么。曾经拥有的“卢沟晓月”的风雅,曾经发生的“卢沟桥事变”的血雨腥风,这些狮子,都是最好的见证。卢沟桥的狮子应该有话要说,应该让它们开口说话!否则,我心里会堵得慌。于是,为了把这种复杂的感受和心绪传递给我的学生,我决定上这一课。这堂课,通过设计两个不同情景中狮子的形态的说话、训练,“ 1、有的狮子,蹲坐在石柱上,好像(    )2、有的低着头,好像(    )。3、有的小狮子偎依在母狮子的怀里,好像(    )。4、有的小狮子藏到大狮子的身后,好像(  )。5、有的小狮子被大狮子用爪子按在地上,好像(    )。6、有的(    ),好像(       )”。把人文和工具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课后,很多专家、老师热心为我做了评点,对这课给予了充分肯定。我自己也写了一篇文章:和语言共舞,让精神欢歌。应该说,这是我上得最痛快的一堂课。

 

 

 

茫茫苍苍进藏路   多少女儿泪

——我教《文成公主进西藏》

2003年,我应邀去青海上课,课后,主办方一定让我们去看看青海湖。汽车在青藏公路上急速行使,两边是莽莽苍苍的一望无际的草原,行至日月山,竟下起大雨来了,在溯风中,我们迎着文成的塑像,迎着那在旷野群山中显得如此触目的日月亭走去,想拜谒这位在我心目中如神女般圣洁、美丽、厚重的女人。迎面吹来的溯风掀起了我们的衣群,吹乱了我们的头发,使我们不能近前。

于是,我想到了这个可敬又可怜的女人,这个在深宫中长大,金枝玉叶之躯的女人,从遥远的长安出发,在这条荒凉、漫长的古道上,迎着溯风,顶着高原的毒日,骑着骆驼,带着一队人马趋趋而行,三年的漫漫旅程啊,那横跨于骆驼两侧的柔弱的双腿,是否会变形?那白嫩的脸颊,是否会像高原女子一样晒成绯红?故土越来越远,前途茫茫,那思乡悲悯的泪啊,绵绵长长,流成了倒淌河。然倒淌河的水啊,真的能把文成的泪淌回遥远的长安吗?山川无言,日月为鉴,那高耸矗立的日月亭,便记载了这个女人所有的殉道心情。于是,这个女人在日月亭中短暂的休顿和梳洗,便梳成了青藏高原一道永远亮丽的风景。

在回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会想起这个不平凡的女人,她是人?是神?是圣?在无限的景仰与怜惜中,我开始找寻有关她的教材。当我找到浙教版作为历史故事的《文成公主入藏》和人教版实验教材《文成公主进西藏》时,欣喜若狂,前者是把她作为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来描写,后者是把她神化了的民间故事,但不同的题材,我们读到的都是人民对她的情,为了挖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7-2012 耀华小学

秦皇岛市海港区耀华小学网站 冀ICP备11006792号
页面执行时间:172.36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