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教育故事 >
发表日期:2017-07-10 编辑:admin 有位读者读过此文
茫茫苍苍进藏路 多少女儿泪

茫茫苍苍进藏路   多少女儿泪

汽车在青藏公路上急速行使,两边是莽莽苍苍的一望无际的草原,行至日月山,竟下起大雨来了,在溯风中,我们迎着文成的塑像,迎着那在旷野群山中显得如此触目的日月亭走去,想拜谒这位在我心目中如神女般圣洁、美丽、厚重的女人。迎面吹来的溯风掀起了我们的衣群,吹乱了我们的头发,使我们不能近前。

于是,我想到了那个可敬又可怜的女人,这个在深宫中长大的女人,金枝玉叶之躯的女人,在这条荒凉、漫长的古道上,迎着溯风,顶着高原的毒日,骑着骆驼,带着一队驼队去趋趋而行,一个多月的漫漫旅程啊,那横跨于骆驼两侧的柔弱的双腿,是否会变形?那白嫩的脸颊,是否会像高原女子一样晒成绯红?故土越来越远,前途茫茫,那思乡悲悯的泪啊,绵绵长长,流成了倒淌河。然倒淌河的水啊,真的能把文成的泪淌回遥远的饿长安?山川无言,日月为鉴,那高耸矗立的日月亭,便记载了这个女人所有的殉道心情。于是日月亭中的休顿和梳洗,梳成了青藏高原一道永远亮丽的风景。

在萧瑟的夏风与夏雨中,我在遥想这个女人,这个伟大的女人,在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奔波后,她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走向那个将终身依托的男人?处女的娇羞?还是成熟的殉道?当松赞干布看到这个将属于自己的珍贵女人白嫩的脸上泛起的绯红后,心底涌起的是疼惜还是欣慰?于是,我便开始谴责这个皇帝,那个拥有无限权利却忍心让亲生女儿情感放逐的皇帝。然同行的青海西宁湟中区的徐师傅、张老师却告诉我,文成公主不是皇帝女儿,连皇亲国戚也不是,她只是一个宫女。于是大家一阵感叹后,怜惜的心情便减轻了许多,宫女嘛,有这样的人生,造化了。

于是,在同伴的感叹声中,我对这个女人的怜惜,便又增加了许多。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7-2012 耀华小学

秦皇岛市海港区耀华小学网站 冀ICP备11006792号
页面执行时间:172.36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