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教育故事 >
发表日期:2017-07-10 编辑:admin 有位读者读过此文
盛新凤:我专业成长的三个阶段

——我专业成长的三个阶段

87年,我从师范毕业,分到市里的名牌——湖师附小,湖师附小是一所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积淀的百年老校,那里名师云集,且有着鲜明的特色。我,一个不喑世事的小丫头,诚惶诚恐,真是有些无所适从。只知道仰着头看身边的名师。那个时候,我先后师从郭钦平、周静英老师和校外的邵起凤、穆慧华、徐德真老师,我乖顺极了,觉得师傅是天,是地,师傅说的话就是金科玉律,特别是轮到上公开课,恨不得住到师傅家里去,急急地把师傅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生怕拉下什么。所谓课的成功与否,就是是否完整地把师傅说的每句话都背下来。在那个阶段,因为师傅强,所以我也强。在师傅手把手的教导下,我成功地上了一系列公开课:《小蝌蚪找妈妈》《飞夺卢定桥》《夏明翰英勇就义》《曼谷的小象》等,也获得了一系列的荣誉:省市教坛新秀,破格晋升小学高级等。但那个阶段,我没有自己的思想,我只顾复制师傅的东西,不会自己思考,不会理性分析,更不会自己创造。眼前的一切都是混沌模糊的,只有师傅听完课后满意或不满意的神情,对我来说,那,便是一切。我把这个阶段称之为“无视”阶段。

当我在湖州的教坛上崭露头角后,便有幸参加了省跨世纪骨干教师培训班,是汪潮老师。在这个班里,我开始睁大眼睛看外面的世界:我看到了自己与同学间的差距,看到了自己理论水平的匮乏,看到了研究的领域原来是如此宽广无边。于是,我开始广泛阅读,多方吸收,潜心研究名师的优秀案例:支玉恒老师的《太阳》,于永正老师的《草》,靳家彦老师的《跳水》、王燕骅老师的《骆驼和羊》等,我都拿来细细揣摩,并“移花接木”巧加利用,那个阶段,我独立或半独立地设计了《笋芽儿》《打碗碗花》,《秦始皇兵马俑》《二首》《秋游景山》等一系列公开课。《打碗碗花》一课还获得浙江省阅读教学观摩活动一等奖,在那个阶段,在班主任汪老师和许多前辈的推荐、帮助下,我有机会在浙江的舞台上充分展示、锻炼自己,我一边输出一边吸纳,利用与名师同台上课的机会,虚心求教,广泛吸纳专家意见,不断完善自己。在这个阶段,我会常常因专家们的评价或喜或悲,我热血沸腾激情满怀,一会想学王燕骅老师的严谨丰厚,一会想模仿支玉恒老师的洒脱自然,一会又沉迷于张化万老师课中的创意迭起┅┅在那个阶段,我眼中只有别人,惟独没有自己,那是一个“外视”阶段。

2000年,我参加了国家级骨干教师培训班,在北京学习的三个月期间,我沉下心静静地读书、思考,回家后,把自己前期的一些课例进行了分析。我开始努力认识自己,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很多长处和短处:性格的、气质的、能力的、学识的等等。我开始整理自己,试图在课堂上找到真实的自己。公开课时,我开始挑选适合自己情感气质的,并学会尽情地用课表达自己、宣泄自己,那种酣畅淋漓的美妙感受,简直妙不可言。于是,《去年的树》《敦煌莫高窟》《卢沟桥的狮子》、《燕子专列》、《番茄太阳》等一系列公开课先后受到了华中师大杨再隋教授、浙大刘力教授、沈大安老师、张化万老师、王燕骅老师、杨明明老师等全国著名教育专家们的好评。他们都热心地鼓励我坚持自己小桥流水般的课韵,努力上出李清照词那样的婉约动人的情韵。我信心倍增,内心充满了感激。于是,当我带着这些课例一次次在全国的教坛上亮相时,发现自己从容了许多、淡定了许多。每次上完课,我不再去关注别人的感受,而是追问自己的心:我上出真实的自己了吗?我真情演绎自己了吗?跟孩子们交流对话的是真实的我自己吗?于是,我开始更多的关注自己、审视自己,在一次次对自己的严厉审视中,我努力寻找属于我自己的,属于盛新凤的课堂感受、课堂状态了,我想我是在渐渐地走向自己、走向成熟了,尽管我知道离自己心目中理想的课堂还很远很远,但我特别珍惜现在的感受,因为我知道,只有找到了自己,才能找到明天!这个阶段,我把它称之为“内视”阶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7-2012 耀华小学

秦皇岛市海港区耀华小学网站 冀ICP备11006792号
页面执行时间:172.363毫秒